今天是:
您可以选择访问: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龙陵县 昌宁县
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腾越法苑>>史海钩沉>>正文
腾冲沦陷时发生的一些事情
2017-02-07 10:08 杨祖甲 李瑛    (点击:)

 

 

 

1942510,日本侵略军200余人不费一枪一弹占领了当时较为繁华的腾冲城,机关单位和老百姓早已撤退一空,可以说日军占领的腾冲城是一座空城。

日军尚未进入腾冲时,县长邱天培闻风出逃,他出逃时的情形如何呢?

更有甚者,当时省城昆明的两家报纸刊载腾冲的一则新闻时称腾冲商会会长等曾欢迎招待日军......真是耸人听闻!

笔者二人到县档案馆查阅资料时,在民国档案里看到腾冲沦陷时的一篇材料,兹将其整理出来,以飨读者。

1942630的《昆明朝报》和《云南日报》刊载了有关腾冲的一则新闻,说“腾冲徐宗稚等人,在敌人到腾时曾欢迎招待,每人还曾被注射毒针,日军要求地方筹积国币40万,每保出壮丁百人,妇女50人,......”。

一个多月后,徐宗稚(商会会长——笔者注,下同)、谢树楷(腾越日报社长)、董殿勋(城保镇长)在逃难中看到省城报刊登载的这则无中生有的报道后十分震怒,认为遭受了不白之冤,遭受了莫大的耻辱。为了澄清事实,还自身一个清白,还历史一个真实。三人于19428月联名呈文向腾冲县长张问德、云贵监察使李根源、滇西边区第六行政专员李国清,以及腾冲旅省同乡会说明县长邱天培出走,以及日军入腾的事实真像。

徐宗稚、谢树楷、董殿勋三人的呈文说:“邱前县长天培于57日龙(绳武)监督离腾以后,即于是晚7时召集各机关人士在商会开紧急会议。当场报告龙陵业已失守,本县各机关应预先撤退,当即遭到士绅抗议,请筹防守之方。邱县长见众意坚始,允于次日分遣自卫队、政警队、护路营分别布防及从事破坏桥樑工作。不意(想不到)邱县长于散会返署后,即于是夜率领警察局长周维淮及自卫队潜行逃走,一时风声传播,人心惶惶,居民相率迁移,全腾秩序大乱。宗稚等闻消息乃邀同刘楚湘(腾冲收复后曾任腾冲县长)、李嘉祜(腾冲收复后曾任国民党腾冲县党部书记长)等同往商会借安人心。一面委托李嘉祜函追寻邱县长返城,以维地方。是日,自缅甸向腾撤退之伤兵源源而至,宗稚等乃借救济医院赶设招待所供给膳宿,并商由卫生院大同医院医师代为洗伤换药。9日,刘伯龙师长过腾,乃知敌人却已越过龙陵。迫不得已,只好将家眷分别疏散乡下。是晚8时,邱县长被追回城,于夜间12时又在商会开会,当场向地方道歉。正商讨间,忽传有敌人已至猛连的消息,于是匆匆散会。而邱县长于回署后又复潜逃。10日晨,宗稚等仍至商会催促伤兵及青年速行离腾,免遭惨害。及至正午,盛传敌人已至大董,正惶骇间,护路营角营副来到,往观音塘明超北军长家开会,树楷应召赴会。正商议间,城郊枪声即作,于是殿勋即匆匆离街绕赴下北乡余德辉家。宗稚以经委会重要文件须待携出,猝不能走,乃暂避于田园茅屋内,待至黄昏始悄然转回城外家中,草草收拾,于11日黎明携同重要文件循小径至董官村与家人会合。树楷则于明超北先生家闻城陷后即逃往侍郎坝董茂增家。此宗稚等于吾腾事变以前及敌军入城时之行动也。”

呈文接着说:“迨日军入城之次日以后,宗稚则于11日护路营李营长路过董官村时,曾与之会拟一电呈请省政府、钧府增派援军规复县城,派人追请富滇新银行代为拍发。12日携眷移住龙王寺,13日复迁住云华乡,14日敌人追搜顺江又复避往巃嵷山凹子。树楷则于11日赴木水河与家人会合。是日下午,护路、梁河两营长赴马站街开会,告以将于12日反攻嘱为筹办饷糈。树楷以事关恢复地方,比即承允。途间遇护路营长李崇善、梁河营长李匡时及云华乡乡保长等,据云拟往攻城。该营长等并未通知即撤往三练。树楷随同刘梦泽(刘楚湘)先生相处于木水河董文光宅。至于殿勋则于11日复迁往小西火烧村,迨至524日预2师在三家村燃灯寺召开县务筹备会,宗稚等3人均参加出席,各负任务。其后预2 师在曲石成立县务委员会,宗稚、树楷不才被推为委员。殿勋亦奉派指导成立第3联乡办事处。上月,钧府、县政府战干班、物资调委会先后在界头成立。宗稚忝被推任物资调委会主任委员,树楷忝被委任战干班事务主任、物资调委会副主任委员、预2师咨议,殿勋亦奉钧长、县长饬在顺江恢复城保镇公所。此宗稚等自敌军入城至最近之行动也。”

呈文还说:“查邱前县长57日夜间逃走之后,曾于9日晨亲笔致书宗稚,树楷二人,内云:‘培昨晨下乡实由于猛连消息错误之影响,云云。’又另函称,‘闻街面空气紧张,传说敌军已抵猛连,遂率保卫队暂时退至下北乡观察,乃刻闻敌军仍未入境’等语。则其事前张惶畏葸,事后弃职潜逃,原函具在,实属无可遁饰。而宗稚等无论于事变前后经过之事,实亦复人证据在,共见共闻。该邱县长既于敌军未至之二日前率队潜逃,更何有准备抵抗之足云。宗稚等当日军入城之时及离城之后之行动,在在未与敌军谋面,更未有欢迎及为虎作伥之行为。该报等所载各节诚不知何所据而云。然宗稚、树楷服务桑梓,粗知自爱,是非功过与论可嵇。矧抗战以后,树楷创办《腾越日报》,激发民气,宣传抗战理论,苦心孤诣,始终不渝。殿勋亦复小心异异,自矢辛勤。乃均遭此诬蔑,诚属梦相所不及。况此等荒谬记载,于宗稚等个人之毁誉者尚小,而侮辱于吾全腾人士,侮辱于吾全滇全民族者至为重大。宗稚等虽欲含垢忍辱,代人受过,向公议所在亦在不容。为特剖陈经过事实,并摄取邱前县长亲笔原函二件,仰祈鉴核。”

徐宗稚、谢树楷、董殿勋三人的上述呈文还要求转呈省政府、转呈中央,予以昭雪而免冤枉。还要求省政府转饬《昆明朝报》和《云南日报》,要他们自行更正这一严重失实,无中生有的报道还事件的真实,还历史的真实。

 

(注:原呈文无标点,标点系笔者所加)

此文系作者到腾冲档案馆查阅该馆存民国档案后经整理而成。

【打印此页】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最高人民法院 人民法院报 中国法院网 云南法院网 云南政法网 保山中院网 隆阳法院网 昌宁法院网 人民网 新华网 法制日报 法律思想网 国家法官学院
腾冲政府网 腾冲新闻网 腾冲人大网 腾冲政协网 腾冲党建网 腾冲信访网 腾冲旅游 腾冲文明网 腾冲团市委

28365365.com 主办

运营维护:腾冲市电子政务网络管理中心 晨光文化传媒